首页 > 社会 > 社会万象 > 正文

实体生意饱和:娃娃机“下一站”去哪 综合体几无空位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0-27 11:32:12
  前来玩娃娃机的大部分是年轻人 记者郭尧 摄
  商场、超市等人流量大的地方成为娃娃机的主要阵地。
  9月25日,“娃娃机杀手”林豆豆失手了。她花了将近500块钱才抓出了4只娃娃,而此前她平均20个币就能抓到一个,而且基本能想抓哪个就抓到哪个。
  从2011年第一次接触抓娃娃至今,林豆豆与娃娃机最长的分离是一个月,更多时候平均一周就要抓一次。这些年她的“战场”从游戏厅转移到商超、影院、车站等人流密集地,如今又转移到手机――在线抓娃娃APP出现,她每时每刻都可以抓娃娃了,只要她想抓。
  但是,由此带来的,这几近饱和的娃娃机市场据说也到了“红利末期”。
  娃娃机杀手――500只娃娃与近万元花费“喜欢的是过程,而非只有娃娃”
  林豆豆28岁了,但她家满屋摆着的娃娃容易让人产生年龄上的错觉。“实在放不下了,我就拿个床单一包,塞起来。”林豆豆粗略统计,到目前为止,她至少抓回了近500只娃娃。
  9月25日那次失手,其实林豆豆是作为“救兵”被喊去的――她一岁半的侄女无比喜欢世茂广场娃娃机里的恐龙玩偶,但是她爸妈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抓出来,于是就找到“娃娃机杀手”林豆豆。但是那天她自认丢脸了,“那个机器的爪子设置得太松了”,林豆豆事后总结。
  娃娃机对林豆豆的吸引,本就在于分析、判断然后实施的过程,“也挺享受抓娃娃时身后围观的人群和他们羡慕的眼神和欢呼,再就是,女生会抓娃娃,我觉得很酷。”她知道很多“抓友”会通过细致的观察和少许的尝试判断胜率,如若抓取结果不理想,他们会果断转场,一些玩家有时甚至会一晚穿梭于七八个商场之间。
  但林豆豆恰恰相反,她总结自己就像个“赌徒”。“如果遇到喜欢的抓不出来,我就会一直抓下去,重要的也不是结果,而是这个过程。”9月25日她抓出4个恐龙娃娃花了将近500元并不算最“疯狂”,最多的一次,她曾花费了700多元。
  这种过程的吸引,几让林豆豆“不抓几个就手痒”,于是每次逛商场抓娃娃都不可或缺。对于娃娃的种类和款式,林豆豆也有自己的挑战,“如果一个机器里是同系列的,我就会想抓出一个组合,比如大眼睛动物园各种动物。我从不抓一模一样的。”
  “娃娃机杀手”看起来都大同小异,此前已网络热传的全国多地的“娃娃机杀手”们也大都满屋子“战利品”,他们描述着对过程的痴迷,还有各自不同的抓娃娃秘笈。林豆豆也曾把抓到的娃娃挂到二手交易网站上售卖过,“宁可送朋友也不贱卖,所以一个也没卖出去”,她笑了笑,紧接着惊呼,“我每年抓娃娃的花费近万啊!”
  点位没了――娃娃机想进综合体,已几无空位“最慢3个月,保你回本”
  林豆豆初次接触娃娃机之时,它还只是电玩城内的游戏设备之一。大约在2016年前后,仿佛一夜之间,娃娃机突然走出了电玩城的封闭空间,一下子占领了商场拐角、电影院门口,甚至卫生间门口等人流密集的开放角落。网络上有关“娃娃机杀手”的新闻也开始层出不穷,朋友圈里“晒娃娃”的人也多了。娃娃机内的物品也已经不再局限于娃娃,还有冰淇淋、口红、香烟、糖果……
  “公开数据显示,过去几年每年都有二三十万台的增长,目前全国的抓娃娃机总量已经超过130万台。”有业内人士此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称。另外的公开数据显示,今年的6、7、8三个月,娃娃机的热度更是达到了一个极值。
  近日,记者在淘宝搜索“娃娃机”,随之跳出近500家店铺,一家月销量374笔的店铺卖家称,“最慢3个月,最快1个月,保你回本。”其标价2180元一台的娃娃机,“有时候能一次性卖出几十台。”而在该店铺的商品评价里,有买家称,“摆放在商场做独家,每天平均有800块的纯利润,每逢周末和节假日,营业额能到4000元每天,1个月就回本了。”
  一篇多被转发的微信文章介绍称,无人兑币机两台的成本大概在1万元左右,而5台最低配版本的娃娃机大概7500元,场地租金按每台每月500―800元的中间值计算,一个月场地租金成本大概在3500元左右,再加上电费、公仔的费用,以及兼职、物流等等费用,总成本在20000元左右,每月固定支出在4500元左右。文中写道,“据行业人士称,一般只要整体选址不出问题,一台机器2――5个月收回成本,目前90%都可以做到。”
  连日来,记者以布点娃娃机为由联系了济南多家综合体和连锁超市,得到的答复均是已无空余点位。高新万达的相关负责人更是声称,其商场里所有的娃娃机都是自营。
  娃娃机的营销饱和程度,从在线抓娃娃APP的火爆也可见一斑,“抓友”可通过手机实时远程操控抓娃娃,抓到后包邮到家。这无处不在的诱惑,更让林豆豆无法拒绝,最近她又把老公也带进了“坑”。
  红利末期――长期低门槛与饱和市场“买几台娃娃机,找地方一摆就能干”
  谁也无法统计娃娃机的“抓友”能有多少,但能肯定的是他们以90后和00后为主。今年6、7、8仨月的热度极值,有分析称很大程度是正值暑假的缘故。在宽厚里“抱走我吧”娃娃机连锁店工作的凌子也是90后,他到这里任职也是因为痴迷抓娃娃。“到目前为止,已经在店里花了不止两千了吧”,他还专门开了网络直播教授抓娃娃技巧,“爪子很松的机子你得靠甩。”
  所谓的“爪子很松”,用业内的说法是叫做参数设置,市面上大部分的娃娃机运营方借此保证盈利――他们人为设定一些左右抓取率的关键参数,据称,市面上大多机器出现强抓力的间隔一般在10―30次左右,有的机器也可能存在较大差别。
  这在“抱走我吧”娃娃机连锁店总经理毛瑞看来正是行业门槛低的表现,“有钱买几台娃娃机找个地方一摆就能干了。”毛瑞是2015年开始的娃娃机生意,在省内算是最早的。除了宽厚里的3家连锁店之外,他目前在全省共有9家店,在全国有20家店。这是区别于人流密集处布点的连锁门店运营模式。由此带来的是更高的租金成本,“宽厚里3个店,每年光租金就一百多万,还要负担人员工资、水电、玩偶成本和物流运输。”
  毛瑞认为,市场蜂拥而入的运营者,已让这个行业基本到了“红利末期”,诸多资本的介入也加剧了这一点。一个长期低门槛的行业,一场近在眼前的拼杀肉搏,竞争的焦点就在品牌辨识度和点位抢占。
 
  毛瑞拼的就是这些,他从来认为只把娃娃机理解为抓娃娃未免狭隘,“从大的方向看,它应该是一个共享性质的礼品机,属于主动营销。”他口中的主动营销不仅包括向店内引流,还有继续谈合作、谈场地等的“开疆拓土”,另外他也在尝试转型,“比如给一部电影做映前推广,就可以生产出一批关于电影里某个角色的玩偶,让用户去抓,用这种方法去做营销。”毛瑞坚信,娃娃机行业将在未来一年里迅速改变,即便大家的看法很多还停留在过去。
  虽然做了多年娃娃机生意,毛瑞却从不抓娃娃,但他7岁的女儿已然“玩得很溜很厉害”,另外他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几乎每天都会来店抓娃娃的40多岁女士。她患有重度抑郁症,告诉毛瑞说“没有比抓到娃娃更让我开心的事了”。这对毛瑞来说都预示着市场前景。

  10月26日凌晨,林豆豆给记者发来微信,“又抓了3个娃娃”。她转战到时刻可以抓娃娃的线上APP之后,至今也花费破千了。